当前位置:优发娱乐网 > 十二五专题 > 五年计划 > 正文

未来五年考验

2010-11-10 13:46
导读 未来五年考验,“外部需求的走软在未来五年将会持续,中国政策制定者倾向于认为尽管增长的反弹已经使全球经济走出衰退,但复苏可能会是一个缓慢、渐进的过程。”认为,由于工业化国家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使增长恢复到危机前水平并缩小其产出缺口,中国在“十二五”期间将继续面临外部需求的负面冲击。
内容提示:“外部需求的走软在未来五年将会持续,中国政策制定者倾向于认为尽管增长的反弹已经使全球走出衰退,但复苏可能会是一个缓慢、渐进的过程。”认为,由于工业化国家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使增长恢复到危机前水平并缩小其产出缺口,中国在“十二五”期间将继续面临外部需求的负面冲击。  “十二五”规划决议通过,未来五年中国路向何方?GDP不再是发展崇拜的神话,为了让老百姓活得更有尊严,收入分配、住房都是不得不直面的大问题,未来五年中国道路依然曲折。  10月18日,十七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十二五”规划建议,2011年5月,这个规划将正式出台,未来五年,中国发展方向将向何处?  “十二五”期间,政府决策层对国内外环境的预期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与五年前起草“十一五”规划时相比,政府决策层认为当前的全球增长环境在不断恶化。  在“十一五”期间频繁出现的“转变增长方式”、“产业升级和节能减排”等关键词将继续成为“十二五”期间的热点。“改善收入分配”,“保障性住房”,“战略性新兴产业”以及“土地市场和房产税改革”会产生更多的期待。  未来五年的考验  “外部需求的走软在未来五年将会持续,中国政策制定者倾向于认为尽管增长的反弹已经使全球走出衰退,但复苏可能会是一个缓慢、渐进的过程。”认为,由于工业化国家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使增长恢复到危机前水平并缩小其产出缺口,中国在“十二五”期间将继续面临外部需求的负面冲击。  冲击是显而易见的。10月16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就站出来义愤填膺地宣称,美国启动对华新能源政策措施的301调查,真正受损的是美国,只会将美国对本国新能源产业的补助更多地暴露在世界面前,“美国打不赢这场贸易战”。  瑞银证券认为,中国出口面对的将是增势疲软的美、欧、日体,以及日益加剧的贸易保护主义。贸易战以及欧美复苏速度的缓慢,凸显出了对内需增长的急切,频繁的贸易摩擦已经让管理层感到内需将成为可持续增长的关键,同时中国也可以把低迷的外部环境视为积累资本的良机。  但是政府不得不面临内部的一系列问题。“尽管‘十一五’规划被视为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强调增长质量而非仅看增长速度,并提出了可能影响深远的结构性调整蓝图。‘十一五’规划还出台了各种措施以实现增长的‘再平衡’,包括首次提出了节能目标,计划在五年时间内将单位GDP能耗降低20%。”瑞银证券认为,结果是喜忧参半。  在过去五年,尽管遭遇了全球金融危机,中国GDP仍高速增长。但是,结构性调整进展缓慢,能源资源价格改革、国企改革等许多结构性改革出现了停滞徘徊。  “十一五”期间遗留的内部与外部问题,将考验“十二五”期间的政府执行力。高华证券非常担心执行力的问题,因为人口老龄化影响的隐现、有限的非农用地、收入不平等造成的社会不安定因素、自然资源和环境方面的严格限制都可能会阻碍中期内的增长。新的‘十二五’规划可能会强调衡量增长质量的多项指标——包括要素使用和人民生活的改善,而不是以牺牲越发稀缺的资源为代价来追求高增长。  GDP不再是崇拜神话“政府倾向于保持当前政策的持续性和增长的稳定性,认为中短期内外需存在不确定性,所以不太可能做出激进的承诺并交由下届政府完成。”高华证券认为,决策当局在未来的五年将重点关注一些新主题以反映其对未来五年社会和转变的预期。  “十一五”期间提出了节能环保、改善社会福利、农村基建、创新和产业升级等。瑞银证券、中银国际等多家券商认为,这些“十一五”期间热门的关键词,仍将是2011-2015年增长可持续性和社会发展的关键。不过未来的五年中,对房产、城市化、居民收入等方面,将考验政府的智慧。  “在外部需求可能继续疲软的情况下,为保持中国的高速增长,政府可能会优先出台促进国内消费和需求的政策措施。”高华证券认为,“尽管刺激消费需求是重中之重,但我们预计未来五年内对总体增长的贡献仍将超过消费,因为不管从单位产出还是人均存量的角度来说,中国都需要继续增加资本积累,尤其是通过基础设施和房地产的。”  “作为政府将更加重视调结构的信号,‘十二五’规划的年均增长目标可能从‘十一五’规划的7.5%调降至7%。”瑞银证券认为,未来十年中国年均增速仅需达到约5.6%的水平就能完成2000年至2020年间人均GDP翻两番的长期目标。  然而五年规划的增长目标不具约束力,一直都被当做一个下限。而全国人大每年都会制定一个更高的增长目标。瑞银证券认为,除非有证据表明全国人大也下调了年度目标,且政府取消以GDP为核心的政绩考核体系,对五年规划调低增长目标不必过于关注。  “鉴于对外部需求前景不太乐观,下调GDP增长目标不应被视为市场的负面因素。”高华证券认为,此前的多个五年计划期间经常出现实际增长与目标背离的现象,这一目标不会影响政策干预的时机。
优发娱乐